核心提示: 不同种族又有不同的偏爱,比如韩裔美国女子不少都名为“Grace”,而南美裔移民则喜欢“Isabella”(伊莎贝拉),南美裔的出生率高,因此也把伊莎贝拉推到了全美新生儿名字的排名首位。

有位中国朋友快要当爹了,琢磨给女儿起个中西合璧的好名字。想来想去,觉得Jasmine这个名字不错,中文意为“茉莉花”,芳香美丽、“又香又白人人夸”嘛。可是他问了一位来美多年的朋友,对方却皱了眉头:“Jasmine是黑人女子之名哦。”

怎么名字也有种族之分么?在美国这个种族大熔炉,的确如此。美国人传统的人名如John、Paul、Daniel这些不少出自圣经,或者是欧洲文化传统遗留下来的,总共也不过5000个常用名。许多新移民为了入乡随俗,也纷纷给自己起了这类英文名字。

不同种族又有不同的偏爱,比如韩裔美国女子不少都名为“Grace”(意为“神的恩典”),这是因为基督教在韩国大行其道;而南美裔移民则喜欢“Isabella”(伊莎贝拉),南美裔的出生率高,因此也把伊莎贝拉推到了全美新生儿名字的排名首位。

可是名字改了,绝大多数人不愿意改姓,姓氏是人们与所属文化和民族之间更紧密的纽带,所以美国的姓氏比名字要多得多,有超过15万个。比如一些印第安人,名字叫John,姓却是按照习俗叫“雄鹰”之类。在美国工作,常遇到的尴尬就是碰到长长的“怪”姓不会读,更别说记住其拼写了,大家都索性直接叫名了事。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是美国医生多数都有外国姓,找美国本地人还真不容易呢。

名字本是私人的事,却反映出了社会的变迁,以及美国社会的多样化。自从上世纪60年代的民权运动后,黑人为了争取平等地位,开始有意识地借用非洲人的名字给自己的孩子起名,或者特意改变常用名的拼写,以彰显自己的文化。我的一位黑人同事就坚持他的名字是“Jhames”,比James多了一个字母,其实发音是一样的。你看奥巴马的名字就非常罕见,还有歌后碧昂丝,她的名字根本是生造出来的,真正是独一无二。她的女儿取名更特别,“BlueIvy”(蓝藤)。Jasmine这个名字不知为何这几年在黑人中间大为盛行,叫此名的十有八九是黑人,还真不算特殊了。

这些年的美国人口普查显示,南美最流行的姓氏“Garcia”(加西亚),大有赶超美国大姓“Johnson”(约翰逊)的趋势。南美裔移民为此欢欣鼓舞,说他们人多也应该得到更多的话语权。可名字也给了素未谋面的人一个判断的依据,容易产生隐形歧视。所以一些中国父母给孩子起名,把中文名字放在中间,成了middlename,照顾全面,既让孩子融入美国社会,又不忘祖先文化,像费翔(原名KrisPhilips)那样在中美两边发展也不错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