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李立三在中国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重新当选为中央委员,经多方交涉于1946年1月终于从苏联回国,满腔热情地投入工作。母亲李莎也于同年10月来华定居,全家团聚,过了十几年相对平静的生活。母亲来华后一直从事俄语教学,努力工作,热心为中国献力。她的作风、她的品质,党中央很多人都了解。1949年在香山会见她时,还握手称她为“好同志”。母亲长时间保留苏联国籍,当时也没有人提出异议。但是,20世纪50年代末,中苏两党从友好到对立,又从对立到破裂,不仅彻底改变了国际局势,也严重影响了许多人的命运。我们这样的“国际家庭”自然首当其冲。

1976年秋,“”倒台预示了中国大地即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和全国人民一样,期望着、憧憬着……

1977年7月,复出。12月,出任中组部部长。1978年春,在一些同志的建议下,我首先到的老友、又是父亲的熟人胡克实家里,向他探讨父母的问题应如何解决。他建议我直接去中组部反映情况。

(摘自周海滨著《失落的巅峰:六位前主要负责人亲属口述历史》,人民出版社2012年5月出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