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欧洲统治亚洲难道不算入侵?存在了数世纪的种族差异会使真心实意变成虚情假意,甚至两败俱伤。

  种族差异终将被消解,因为种族融合是大势所趋。通过对种族差异的分析,学者们发现人类的天性是适应教育,教育是其赖以生存的根基。学校是培养人才的教育机构,应该因材施教,而不是将学生一概而论。亚洲人更容易教化,但许多文明国家,如葡萄牙、荷兰、法兰西王国和英国的冒险家与商人显得冥顽不化。各种族虽然千差万别,但本质上一样,只有依靠教育才能为其提供深根固柢。长久以来,印度人精神萎靡,体能下降,逐渐变得不堪一击。因此,现在只能放任其自治,然后留待后世评判。

  使独裁者与人民两败俱伤,并遭到民众的唾弃。显然,英国对印度并没有进行独裁统治。在诗人眼中,暴君才是真正值得同情的一方。统治者往往得益于良好的自我教育,治理有方。约翰·斯图亚特·米尔的文章、弗里德里希·马克斯·穆勒的演讲和亨利·梅因的著作,都回答了究竟应该对印度进行独裁还是实施教化这一问题,并详述了英国对印度的影响。英国人应该卸下重任,唤醒良知,博得其他民族的同情,为欧亚各民族的统一未雨绸缪。

  这个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约翰·斯图亚特·米尔的《代议制政府》极力倡导自由主义。一个信仰教的印度学生对书中言辞激烈或存在疑问的地方做了点评:“那又怎么样呢?”“为什么不将其推广到印度呢?”从中可以看出英国人在印度并不受欢迎,反对的声音主要来自被驱逐的印度王室,而不是普通民众。印度政府不太重视的拜火教徒也属于殖民阶层,其政治地位低于萨福克劳工和爱尔兰农夫。孟加拉农民在政府中没有话语权,他们似乎恐惧权力。诚然,说泰米尔语的印度人任劳任怨。虽然斯图亚特王室和波旁王朝背叛了盟约,最后一败涂地,但依然无法阻止贵族武力夺权的步伐。英国统治印度的初衷是实现社会经济繁荣和人们生活幸福,政权更迭有违英国的本意。来自加尔各答、马德拉斯、孟买、拉合尔和阿拉哈巴德的政府官员殚精竭虑,竭力推行政务改革,但并未将其付诸言语或文字。弗里德里希·亨利希·格夫肯曾说:“印度人对英国的公正律法深信不疑、亦步亦趋。”如果将印度元素纳入现行的政治司法体系,虽然无损于英国,但会令印度的管理者为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