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时间2月21日晚,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总统令,宣布承认乌克兰东部的“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独立。持续已久的俄乌冲突和与此关联的国际局势再起波澜。

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是乌克兰东部与俄罗斯接壤的两个州。苏联解体时,乌东地区随着乌克兰的独立告别了俄罗斯。不过,目前该地区乌克兰族与俄罗斯族人口比例基本相当,俄语是大家公认的母语,俄罗斯被很多民众视为精神上的“祖国”。2014年乌克兰危机和顿巴斯战争相继爆发,“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相继宣布独立。自此,乌克兰政府军与两个“共和国”民间武装之间的对峙一直持续至今。但俄罗斯一直没有正式承认两“共和国”的独立。8年之后,在俄乌局势再度趋紧、俄罗斯向西方提出安全保障提议等背景下,普京祭出了令全世界惊叹的举动。

莫斯科时间2月21日晚间,普京总统发表电视讲话,回顾了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历史渊源,进一步阐明了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立场。俄罗斯安全委员会副主席梅德韦杰夫在回答是否应该承认乌东地区独立的问题时也强调,既然《明斯克协议》无法得到乌克兰方面的有力执行,外交对话也不能奏效,“那就需要从实力出发要求对方作出负责任的行为。”

莫斯科承认乌东两“共和国”独立,让很多方面都感到了不安。俄新社援引一名美国高级别官员的话报道称,美国认为俄罗斯的这一行为只会加剧乌东地区紧张局势,“战争可能一触即发,莫斯科随时准备向乌克兰发动军事入侵。”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称,俄罗斯承认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独立,是对乌克兰主权和领土完整的严重侵犯。芬兰、罗马尼亚、波兰等国纷纷呼吁欧洲理事会“以最严厉的制裁回应俄罗斯的侵略行为”。倒是乌克兰方面的表态相对克制,乌总统泽连斯基说,这是俄罗斯单方面退出《明斯克协议》的行为,乌克兰将保留进行独自和集体防卫的权利,国际社会对乌克兰领土边界的承认不会因俄罗斯的行为而发生改变。

俄罗斯此举是否真如西方所言加剧了紧张局势、让战争“迫在眉睫”?对此,俄罗斯方面有着完全不同的解读。

俄国际事务委员会总干事科尔图诺夫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承认乌东地区独立将有利于乌东地区局势稳定。他说:“至少在形式上,乌克兰政府与乌东民间武装发生冲突,与同俄罗斯军队发生冲突是截然不同的概念。乌克兰当局应该非常清楚其中的利弊,新的军事对峙可能推动乌克兰紧张局势朝着和平稳定的方向转圜。”俄罗斯外交与国防政策委员会主席团主席费奥多·卢基扬诺夫认为,“在俄罗斯军队进驻顿涅斯克和卢甘斯克之后,当地发生热战的可能性已显著降低。俄罗斯的军事威慑政治立场足够透明,并没有超出西方的预期。此举只是将乌东地区长期存在的现实情形有力地合法化了,西方很难对此作出激烈回应”。

“理智无法理解俄罗斯,能做的只有去相信她。”俄罗斯著名诗人费奥多·丘特切夫200多年前的话,放到今天似乎依然合乎语境。如果理智无法理解俄罗斯的行为,人们所能相信的也许就是,当俄罗斯作出某个决定时,她已为可能的后果作好了准备。

据路透社2月22日消息,拜登政府正在准备新一轮的对俄经济制裁,美国银行可能将被禁止与俄罗斯信贷机构进行交易。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称,如果俄罗斯发动对乌战争,不排除布鲁塞尔将寻求切断莫斯科与全球金融市场的联系。

对于西方的制裁和制裁威胁,俄罗斯似乎早已“习惯”。据《俄罗斯报》2月22日报道,梅德韦杰夫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在承认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独立后,俄罗斯一定会面临来自西方的新的经济制裁和政治压力,俄罗斯已经准备好了应对新挑战。他还表示:“实践证明,鉴于俄罗斯在国际体系中扮演的重要角色,今天反对我们的所有人,迟早有一天会请求我们重新就所有问题开启对话。历史将证明这一点。”对于德国宣布暂停“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评审,梅德韦杰夫在推文中写道:“这很好,欢迎来到新世界!欧洲很快将为1000立方米天然气支付2000欧元。”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22日也表示,西方对于俄罗斯承认乌东地区独立的反应,在俄罗斯看来是完全可以预见的,“难道我们不知道他们将作何反应?我们当然知道。他们不过是在撒谎罢了。”

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总干事科尔图诺夫承认,乌东地区的重建和西方可能加码的对俄经济制裁,在可预见的未来都会给俄罗斯经济带来不可避免的负担,但这种影响是俄罗斯可以承受的。他说:“西方未必能做到将俄罗斯完全排除在国际金融体系之外,他们无法拒绝俄罗斯的石油和天然气。针对一些个人或者企业的制裁会有,但这都在俄罗斯的承受范围之内。”

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研究员马修·布勒格日前撰文称,俄罗斯承认乌东地区独立,表明了游戏规则的改变,俄罗斯将可以正当、合法地保卫这些地区。没有人知道俄罗斯可以接受的结局是怎样的。

俄罗斯政治评论家亚历山大·鲍诺夫认为,西方在面对俄罗斯真正发动“军事入侵”时,立场可能是一致的;但面对承认乌东地区独立这样的“和平干预”时,西方内部将出现明显的分歧。他说:“俄罗斯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军事威慑’外交理念的严肃性,甚至不惜承受由此带来的制裁等严重后果。那么,对于一些欧洲国家来说,出于对俄罗斯外交理念的再认识、对自身能源安全的考量,与俄罗斯的外交接触将不会变得更少,反而会更多。”

正如俄罗斯外交与国防政策委员会主席团主席费奥多·卢基亚诺夫所言,目前尚不清楚事态进展在多大程度上符合俄罗斯高层的政治预期,但通过《明斯克协议》来解决乌克兰问题,显然已经不再是俄罗斯的选择。不过,借乌克兰问题来重新塑造欧洲安全体系,对于俄罗斯却依然是可行的。“我想说,真正的博弈才刚刚开始。”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报社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莫斯科时间2月21日晚,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总统令,宣布承认乌克兰东部的“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独立。持续已久的俄乌冲突和与此关联的国际局势再起波澜。

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是乌克兰东部与俄罗斯接壤的两个州。苏联解体时,乌东地区随着乌克兰的独立告别了俄罗斯。不过,目前该地区乌克兰族与俄罗斯族人口比例基本相当,俄语是大家公认的母语,俄罗斯被很多民众视为精神上的“祖国”。2014年乌克兰危机和顿巴斯战争相继爆发,“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相继宣布独立。自此,乌克兰政府军与两个“共和国”民间武装之间的对峙一直持续至今。但俄罗斯一直没有正式承认两“共和国”的独立。8年之后,在俄乌局势再度趋紧、俄罗斯向西方提出安全保障提议等背景下,普京祭出了令全世界惊叹的举动。

莫斯科时间2月21日晚间,普京总统发表电视讲话,回顾了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历史渊源,进一步阐明了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立场。俄罗斯安全委员会副主席梅德韦杰夫在回答是否应该承认乌东地区独立的问题时也强调,既然《明斯克协议》无法得到乌克兰方面的有力执行,外交对话也不能奏效,“那就需要从实力出发要求对方作出负责任的行为。”

莫斯科承认乌东两“共和国”独立,让很多方面都感到了不安。俄新社援引一名美国高级别官员的话报道称,美国认为俄罗斯的这一行为只会加剧乌东地区紧张局势,“战争可能一触即发,莫斯科随时准备向乌克兰发动军事入侵。”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称,俄罗斯承认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独立,是对乌克兰主权和领土完整的严重侵犯。芬兰、罗马尼亚、波兰等国纷纷呼吁欧洲理事会“以最严厉的制裁回应俄罗斯的侵略行为”。倒是乌克兰方面的表态相对克制,乌总统泽连斯基说,这是俄罗斯单方面退出《明斯克协议》的行为,乌克兰将保留进行独自和集体防卫的权利,国际社会对乌克兰领土边界的承认不会因俄罗斯的行为而发生改变。

俄罗斯此举是否真如西方所言加剧了紧张局势、让战争“迫在眉睫”?对此,俄罗斯方面有着完全不同的解读。

俄国际事务委员会总干事科尔图诺夫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承认乌东地区独立将有利于乌东地区局势稳定。他说:“至少在形式上,乌克兰政府与乌东民间武装发生冲突,与同俄罗斯军队发生冲突是截然不同的概念。乌克兰当局应该非常清楚其中的利弊,新的军事对峙可能推动乌克兰紧张局势朝着和平稳定的方向转圜。”俄罗斯外交与国防政策委员会主席团主席费奥多·卢基扬诺夫认为,“在俄罗斯军队进驻顿涅斯克和卢甘斯克之后,当地发生热战的可能性已显著降低。俄罗斯的军事威慑政治立场足够透明,并没有超出西方的预期。此举只是将乌东地区长期存在的现实情形有力地合法化了,西方很难对此作出激烈回应”。

“理智无法理解俄罗斯,能做的只有去相信她。”俄罗斯著名诗人费奥多·丘特切夫200多年前的话,放到今天似乎依然合乎语境。如果理智无法理解俄罗斯的行为,人们所能相信的也许就是,当俄罗斯作出某个决定时,她已为可能的后果作好了准备。

据路透社2月22日消息,拜登政府正在准备新一轮的对俄经济制裁,美国银行可能将被禁止与俄罗斯信贷机构进行交易。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称,如果俄罗斯发动对乌战争,不排除布鲁塞尔将寻求切断莫斯科与全球金融市场的联系。

对于西方的制裁和制裁威胁,俄罗斯似乎早已“习惯”。据《俄罗斯报》2月22日报道,梅德韦杰夫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在承认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独立后,俄罗斯一定会面临来自西方的新的经济制裁和政治压力,俄罗斯已经准备好了应对新挑战。他还表示:“实践证明,鉴于俄罗斯在国际体系中扮演的重要角色,今天反对我们的所有人,迟早有一天会请求我们重新就所有问题开启对话。历史将证明这一点。”对于德国宣布暂停“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评审,梅德韦杰夫在推文中写道:“这很好,欢迎来到新世界!欧洲很快将为1000立方米天然气支付2000欧元。”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22日也表示,西方对于俄罗斯承认乌东地区独立的反应,在俄罗斯看来是完全可以预见的,“难道我们不知道他们将作何反应?我们当然知道。他们不过是在撒谎罢了。”

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总干事科尔图诺夫承认,乌东地区的重建和西方可能加码的对俄经济制裁,在可预见的未来都会给俄罗斯经济带来不可避免的负担,但这种影响是俄罗斯可以承受的。他说:“西方未必能做到将俄罗斯完全排除在国际金融体系之外,他们无法拒绝俄罗斯的石油和天然气。针对一些个人或者企业的制裁会有,但这都在俄罗斯的承受范围之内。”

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研究员马修·布勒格日前撰文称,俄罗斯承认乌东地区独立,表明了游戏规则的改变,俄罗斯将可以正当、合法地保卫这些地区。没有人知道俄罗斯可以接受的结局是怎样的。

俄罗斯政治评论家亚历山大·鲍诺夫认为,西方在面对俄罗斯真正发动“军事入侵”时,立场可能是一致的;但面对承认乌东地区独立这样的“和平干预”时,西方内部将出现明显的分歧。他说:“俄罗斯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军事威慑’外交理念的严肃性,甚至不惜承受由此带来的制裁等严重后果。那么,对于一些欧洲国家来说,出于对俄罗斯外交理念的再认识、对自身能源安全的考量,与俄罗斯的外交接触将不会变得更少,反而会更多。”

正如俄罗斯外交与国防政策委员会主席团主席费奥多·卢基亚诺夫所言,目前尚不清楚事态进展在多大程度上符合俄罗斯高层的政治预期,但通过《明斯克协议》来解决乌克兰问题,显然已经不再是俄罗斯的选择。不过,借乌克兰问题来重新塑造欧洲安全体系,对于俄罗斯却依然是可行的。“我想说,真正的博弈才刚刚开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